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表小姐 起點-第一百九十五章 背後相伴

表小姐
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
大掌柜做事十分的靠谱,几个工匠手艺高超,做了梅花纹图样的花冠,只是中央镶了朵由金刚钻做成的硕大梅花,宝光璀璨,阳光下晃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最牛特别教官
不过,为了做这顶花冠,王家还搭进去了一小斛碎如米粒的金刚钻。
好在是做出成品大家都非常的满意。
那领头的工匠还得意地道:“岁寒三友,梅花香自苦寒来,最最坚韧有风骨。”
他毫不怀疑这会成为一件传家之宝。
王晞也很喜欢,突然对做花冠有了极大的兴趣,对那领头的工匠道:“你还有什么好图样,画给我,我有了空闲就看看。”
那领头的工匠因故二十年前没能被选入内造府,觉得今生都与雁过留名无缘了,突然有了这样的机会,自然是喜出望外,连声应“好”,辞了王晞等人就带着几个徒弟在家里折腾起来,后来又给王晞做了几个花冠,几乎成了王晞专门的首饰师傅,也因此而名满天下。
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这都是后话了。
王晞为了配这个花冠,梳了个高髻,穿了件月白色镶宝相花纹的褙子,到了谭家果然成了艳惊了一屋子的人。
谭家虽也是军伍世家,和名声在外的清平侯又不一样。
他们家的位置不上不下,和京城的功勋世家的关系都很不错,除了和像清平侯府这样的顶尖的功勋关系非常的好,和一般的功勋人家关系也很好。今天就来了好几位家世平常又和清平侯府有来往的小姑娘。
她们挤在一起低声议论着王晞。
“是谁家的小姐?长得可真漂亮!”
“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。我没见过。她头上的那顶花冠应该是金刚钻的吧?她们家肯定很有钱,还很宠她。”
“难道是阎家的小姐。如今只有阎家还在外面打仗。”
他们这些行伍世家的小姑娘都知道,只有打仗家里才会发财、突然暴富。
“应该不是。”有人反对,“阎家这几年可低调了。何况阎大人这一支只有儿子没有女儿,其他房头可没有阎家有钱。”
“有钱也不可能让她这样的显摆。”
“那旁边那个穿茜红色褙子的小姐是谁?两人一道来的,不是一家人也是姻亲之类的。你们有谁认识吗?”
知道了她身边的人,有时候就能猜出她是谁?
大家都摇头。
有活泼一些的干脆起身,道:“我去问谭四。听说她快要做皇子妃了,说不定是那边的亲戚呢?”
几个小姑娘也都想知道,不仅没有阻止,还有两个胆大的和那小姑娘做了伴。
谭四小姐正心不在焉地和王晞说着话。
她是知道王家是蜀中巨贾的,可没想到王家会这样的宠溺女儿,连金刚钻这样的宝贝也给王晞镶了花冠。
王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,肯定是想给王晞找个富贵的女婿。
她在心里琢磨着谭家的那些子弟,眼睛还忍不住往王晞的头上瞟,以至于王晞说起她带了些点心过来给谭家的宴请添些小食时,谭四小姐都没有听清楚她说了些什么。
让王晞心里奇怪:难道现在京里又不流行互送点心了?这又是什么典故?
谭四小姐见王晞满脸困惑地望着她,这才回过神来,不好意地笑道:“只顾着去看你的花冠了。”
王晞知道她今天打扮的有点喧宾夺主了,可她答应过陈珞,觉得与其到其他的场合去让人眼红,还不如今天戴了再收起来。
她只好含蓄地道:“我也觉得好看。机会难得,就来妹妹家显摆来了。要是其他人家,我还真不敢。”
谭四小姐奇道:“为何?”
王晞笑道:“谭家家风清正,子弟勇武,我既不怕丢又不怕抢。”
谭四小姐哈哈大笑,觉得王晞说话颇为幽默,很让人心生好感。
两人说了几句话,又有客人来了,谭四小姐安排她和常珂在花厅坐下,这才出门迎客。
不过她刚出花厅,三个小姐妹就把她给围住了,纷纷打听王晞是谁,还夸王晞的花冠好看。
谭四小姐哭笑不得,把王晞的身份告诉了她们,还道:“她人不错的,你们要是想和她说话就过去帮我陪陪客人,我这边还忙着呢!”
三个小姑娘也不妨碍谭四小姐了,退到一旁的树下窃窃私语。
“不是说远房的亲戚吗?这么有钱,为何还到永城侯府走亲戚?他们家是出了名的不靠谱。”
“也可能是不知道吧?不管怎么说,永城侯都是五军都督府的五位都督之一,能和他们家攀上交情,出阁的时候婆家应该也会高看一眼吧?“
“可惜了。永城侯府最多也就能看看,真到出来的时候,那是又装聋又装哑的,半分指望不上。”
“就是,就是。”几个小姑娘说着说着,都有些激动起来,“你看施家,施珠虽说讨厌,可当年永城侯府得了施家多少好,施家出事,你怕被牵连,不敢帮着说话也是人之常情,毕竟谁家还没有一大家子要照顾。可如今判都判下来了,却连个去牢房里送被褥的人都没有,流放的人出京时连个打点押官的人都没有,就太过份了。”
“这也是有缘故的吧?你看那施珠都没有出面,人家永城侯府的凭什么出面啊?”
“陈家大公子知道吗?要是知道了,应该不会像从前那样喜欢施珠了吧!”
陈璎毕竟是出身豪门,风度翩翩的美男子,对于不了解他的人来说,还是有很多待字闺中的小姑娘喜欢的。
施珠顿时成了这些小姑娘话题的中心。
无意间路过的常珂听了,不禁感慨万分,和王晞道:“想当年,我也是这样喜欢陈璎的。”
王晞抿了嘴笑,道:“你如今不喜欢陈璎了吗?为什么?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常珂仔细地想了想,道:“应该是他说了喜欢施珠的时候吧!我从前只觉得他运气不好,陈珞天时地利人和还对他咄咄逼人。现在想想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”
她甚至暗中庆幸,还好她那个时候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配不上陈璎,没有起其他的心思。
不然就等着丢脸吧!
她想起了常妍,又和王晞耳语:“我身边的人听襄阳侯府的人说,他们家四公子的婚期定在了明年的四月,好像和三姐姐是前后脚。”
王晞笑道:“也算是了结了这段缘分,重新开始吧!”
但愿常妍能够放开。
常珂叹了口气。
吴二小姐的到来让宴会喧嚣热闹起来。
大家都围着她问东问西的。可以看得出来,她人缘非常的好。
陆玲是陪着吴二小姐一道过来的,吴二小姐被其他人围着的时候,她就丢下了吴二小姐,跑到了王晞这边来。
两人一见面陆玲就把她的花冠夸了又夸,还仔细地打量了一番,道:“我也要做个像这样的花冠。”
江川伯除了是京城簪缨世家,还是立国功臣,家底到底几何,估计也没人说得清楚。
王晞当然不会觉得陆玲没有这样的财力。
她把给自己做花冠的师傅介绍给了陆玲,两个一直在宴会上嘀咕着这件事,直到吴二小姐过来,调侃般地拧了陆玲的耳朵:“好呀!你们躲在这里说悄悄话,都不去陪陪我。”
周围的人呵呵地笑。
王晞和陆玲忙向吴二小姐道歉,吴二小姐和王晞彼此交换了各处的住址,吴二小姐这才觉得好受一些,道:“你们到时候可记得给我写信。要是有机会路过江西,一定要来找我玩。我这一去,没有个十年八年的,别想回京城了。”
说着,她神色怅然。
王晞忙道:“那你要是有空,也可以去蜀中找我。说起来,我们家还曾经承接过你们家的粮草,说不定还真有这机会再见。”
吴二小姐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。
大家说着说着,议论起谭四小姐的婚事来。
吴二小姐见她们身边没有旁的人,就朝王晞和常珂使了个眼色,悄声道:“谭四未必就一定会嫁给四皇子。听说皇上一直没有发话。四皇子越发想出京就藩了。你们等会和谭四说话,都别提她的婚事。”
王晞不由看了看在远处应酬客人的谭四小姐,道:“知道皇上是什么意思呢?”
吴二小姐的声音更低了,道:“听说宁嫔也瞧上了谭四,想把谭四嫁给七皇子。他们年纪相当。皇后娘娘不知道怎么想的,据说也赞成。最后就看宫里会怎么拟旨了。”
王晞脑海里浮现出七皇子的模样。
这两人相貌模样还真挺般配的,反倒是谭四小姐和四皇子看着一个太甜一个太冷,不怎么有夫妻相。
她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,总归是没个定数的。
还好她家世寻常,不必成为有心人的目标。
王晞刚这么想,吴二小姐就用手肘拐了拐她,含笑促狭地道:“你呢?她们都有着落了,你有什么打算?要不,你嫁到我们家来吧!你们家不是还曾经承办过我们家的粮草吗?对我们家应该也有所了解吧!与其嫁到不知根底的人家,还不如嫁到我们家来。我们家也算是门风清正,子弟众多了。”
可见是知道了她那句“既不怕丢也不怕抢”。
王晞哭笑不得,道:“我要嫁人,就得他听我的。你们家的子弟可都喜欢纳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