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笔趣-第499章 蘇荷你要有骨氣呀讀書

大唐掃把星
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
“是个什么?”
武媚从昏乱中清醒过来,有人给她擦汗,有人送来了汤水,“昭仪,是个皇子,喝一口吧,这是熬煮了许久的汤。”
武媚喝了一口,精神不禁一振。
她重新躺下,觉着肚子那里空荡荡的,身体酸痛。
“孩子如何?”
“说是健壮。”
周山象来了,两眼放光,“昭仪,陛下很是欢喜,这个村子里的人每人赏赐一百钱呢!”
武媚闭上眼睛,“外面如何?那些相公们可有牢骚?”
昭仪太累了,周山象摇头,“没有听闻,都很是欢喜。若非是去昭陵,怕是都要上酒了。”
“昭仪。”周山象低声道:“医官说……你不能去昭陵了。”
武媚没说话。
第二日,李治来了,站在外面说道:“朕这便去昭陵,你可在此休养,等朕归来时一并回去。”
武媚挣扎着坐起来,“陛下,臣妾可能去山下看看?”
外面沉默了。
过了一会儿,邵鹏在外面说道:“昭仪,陛下已经去了昭陵。”
武媚问道:“留下了谁?”
“留下了武阳侯。”
“阿姐!”
武媚的嘴角微微翘起,“你可看过孩子了?”
“看过了,阿姐,陛下昨夜想了许久,取名为贤。”
“李贤?”
这是个极好的名字,就像是后世给孩子取名为‘有德’、‘学霸’一个意思。
贤!
“让医官来。”
医官随即来诊看了一番,“昭仪,少说得养半个月。”
“我等不及了。”武媚目光炯炯的看着他,“我想乘马车缓缓而行,可否?”
医官犹豫了。
武媚皱眉,“要做什么?”
“怕受寒气!”
“平安!”
“阿姐,我在。”
武媚吩咐道:“去多弄些被褥来。”
晚些,马车被重新整治过了。
里面用被褥挡着,相当于弄了一个保暖层。
“要小心!”
医官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。
“若是昭仪出事,陛下能弄死老夫全家。”
武媚穿的很厚实的被人从里面扶了出来,她看了医官一眼,“我看你有富贵相。”
医官苦笑,“不求富贵,只求平安。”
马车一路缓行,武媚还得经常看看孩子,于是速度起不来。
到了下午,贾平安请示歇息。
“歇三个时辰。”
武媚的坚持让不少人都觉得她疯了。
但贾平安知晓,阿姐这是想去昭陵示威。
——陛下带我来昭陵祭奠,这便和民间夫君带妻子去上坟一个道理。
于是大伙儿吃了东西后就赶紧睡,睡的正香就得起来赶路。
紧赶慢赶的,终于在元日的前夜赶到了九嵕山。
“歇息!”
武媚一下就松懈了下来。
他们就在昭陵外围住了下来。
第二天凌晨,贾平安刚起,邵鹏就来了,“昭仪让你进去,去看看。”
这是要让我做代表?
贾平安先去看了阿姐。
“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再有了。”武媚面色还好,“平安,好生看看。”
什么意思?
以后这样的事儿都不会再有了。
李治以后不来昭陵了?
还是说这样的规模不会再有了。
贾平安轻车熟路的进去。
见到李治时,他正和百余大佬在说话。
“陛下。”
百余大佬齐齐偏头看着他,贾平安觉得浑身针刺般的难受。
李治皱眉,“你怎地来了?”
你不知道才见鬼了。
“陛下,武昭仪坚持来,目下就在外面。”
李治看了外面一眼,“知道了。”
心意到了。
贾平安发现长孙无忌看向李治的目光很复杂。
李治登基好几年了,这位国舅还想着当后台老板,李治想做什么得经过他的同意。
这便是膨胀了。
先帝只是让他辅政,如今都永徽六年了,你还想把持朝政,美名其曰辅政……
你以为李治是傻子?
这便是被权力冲昏了头,能善终才见鬼了。
托后世资讯发达的福,贾平安得以知晓许多人事。
纵观历史,但凡跋扈不知收敛的,不是自己倒霉就是儿孙倒霉。
但往往当事人觉得自己稳如泰山,直至屠刀临头还不敢相信。
随后就是仪式。
李治在最前方缓缓而行,一系列程序走下来,阳光刚好升起。
阳光沐浴下的皇帝看着神圣不可侵犯,贾平安趁机看了看众人。
老鬼们大多神色平静,程知节等人有些热泪盈眶,应当是在怀念着那位伟大的帝王。
长孙无忌神色平静,丝毫看不出对妹妹和妹夫的一点儿怀念之情。
情义在权力面前也会变得苍白。
但长孙无忌怎么就不担心被清算呢?
就算是你自信到了觉得李治在你的积威之下压根就不敢对你如何,可子孙呢?
长孙无忌也算是饱读诗书,当知晓秋后算账的厉害。
贾平安觉得还是一句话:被权力蒙蔽了双眼!
长孙无忌定然想过这事儿,但最终选择了自欺欺人。
回到古代当匠神
随后就是赏赐。
“免除醴泉县今年的租税。”
“陛下英明。”
醴泉县就是昭陵所在的县,用免除今年的租税来施恩,对李治和昭陵来说都是一个利好。
“昭陵官员各进一阶。”
“陛下英明。”
那些官员将领红光满面。
贾平安随后就奉命护送武媚回去。
回程就悠闲了许多。
“打开车帘,我看看外面。”
“昭仪,医官说了你不能受寒。”
“打开,我就看一眼!”
“昭仪……”
好一个宁死不屈的周山象!
“昭仪,那就开一点点……”
……
“我回来了!”
贾平安回到家中,迎接他的只有阿福。
嘤嘤嘤!
“二位夫人呢?”
贾平安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,一边揉着阿福一边问道。
“赵岩在相看亲事,郎君你是先生,赵家本想请你去看看,可你不在,就请了二位夫人去帮忙相看。”
“是二夫人吧?”
杜贺点头,“郎君慧眼如炬,确实是二夫人主动请缨。”
那个憨婆娘,我就知道她喜欢凑热闹。
哎!
贾平安赶紧洗漱了,换了一身衣裳,出来喊道:“曹二,弄点干粮来。”
因为是新年,贾平安出发前准备了许多美食,现成的不少。
贾平安弄了一个大肉饼,几下吃了,又喝了一碗羊汤,“耶耶又活过来了。”
“阿福,走,去看看。”
……
赵家,赵岩躲在屋里,赵都是男人也出去躲着,就剩下韩氏和请来助拳的二位师母。
“来了来了!”
媒人的声音很喜庆,引着几个妇人进来,然后招手,“二娘子进来啊!只是看看罢了。”
不给未来的婆婆看看,赵家怎么知道你长啥样,什么气质,合不合我儿子的脾气。
一个十多岁的小娘子磨磨蹭蹭的进来了。
几个妇人笑道:“这便是家中的二娘子,做事没的说,针线也好,还会织布,就算是在家里也能挣些米粮钱呢!”
二娘子低着头进来站好。
几个妇人都笑了,其中一个说道:“看看,这害羞的,换做是咱们,哪管什么人,先抬头问个好。”
那二娘子抬头,细声细气的道:“见过娘子。”
脸不大,一双眉很秀气,就是嘴唇小了些。
韩氏笑道:“我也不知该如何说,二娘子可会做饭?”
二娘子有些迟疑,边上一个妇人笑道:“怎么不会,二娘子做的饭菜好得很。”
这便是做的不好吃!
韩氏就有些不渝了。
你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不好,说谎只会让人心中不安。
有妇人见她神色不对,就喲了一声,斜睨着屋里说道:“这赵家看着倒是勤俭呐!”
这话转着弯的说赵家普通,还挑什么刺。
韩氏憋屈。
卫无双微微皱眉,“人无千日好,花无百日红,一家人看的不是富贵与否,而是勤奋与否。赵家虽然普通,可赵岩那个孩子上进,以后如何谁能定?”
那妇人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孙家也不差,二娘子更是不差。”
这便是两家争锋,若是成了,以后就能压压对方。
这等事儿常见,但妇人却有些刻薄了。
你说什么不好,说赵家穷,这不是戳人肺管子吗?
另一个妇人皱眉,“梁五娘,再看看。”
这是缓和之意,可那妇人却越发的兴奋了起来,“孙家可算得上殷实,家中隔三差五就能吃肉呢!二娘子长得也算是清秀,嫁个有前程的岂不是更好?”
女方家带人来相看,会有相好的妇人来帮衬,梁五娘就是。
可这人说话颠三倒四的,竟然像是来捣乱的。
苏荷不喜欢此人,微微皱眉,脸颊就有些鼓起,“既然来了就该好好相看,什么比赵家有前程,既然有好的,还来这里作甚?”
梁五娘看了她一眼,“好女子自然要多相看几家。”
另外两个妇人变色,起身拱手,“得罪了。”
随后一人喝道:“梁五娘,我知晓你想让二娘配了你家的老三,可你也不看看你家老三那好吃懒做的模样,也配?赶紧出去,别搅了二娘子的好事。”
韩氏心中一松,刚想出言相劝,卫无双就说道:“既然知晓此事,便不该让她来。”
那两个妇人面带羞色,梁五娘冷笑道:“看你穿着也不错,开口却是无知无识。道德坊皆是农家妇,没见识也就罢了,却不该多嘴。”
苏荷大怒,“你算是什么见识?”
梁五娘矜持的道:“我家夫君在长安县为官。”
卫无双按住了苏荷的手,皱眉道:“不相干的出去!”
宫中没有谁敢玩这等泼妇的伎俩,按照她的脾气就该一腿。但这是赵家,她需要矜持。
梁五娘呵呵一笑,“就凭你!”
她看着韩氏,“若是不成便早说。”
卫无双只是看着二娘子。
二娘子双手绞在一起,看着很是难为情。
“不为自己说话,以后谁为你说话?”
卫无双一番话让孙二娘抬起头来,“我会做饭,只是做的不好吃,怎么学都学不好。针线都夸好。洒扫什么都经常做,织布是跟着我阿娘学的……”
韩氏微微颔首。
一个小娘子能会这些已经很不错了。
进门后再调教一番,此后也能掌家。
男主外,女主内。男人在外奔波,女人在家要能把家里安排的井井有条的,这便是你耕田来我织布,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含义。
那梁五娘冷笑着。
苏荷最厌恶这等人,“你莫要阴阳怪气的烦人,赶紧去了。”
梁五娘斜睨着她,“我做什么要你管?”
这是看着搅乱不成,干脆开始耍流氓,活脱脱一个市井泼妇。
苏荷握拳……我真想一拳捶死你!
另外两个妇人开始问赵岩的情况。
“大郎在读书,平日里在家也跟这他阿耶做事,家里有活从不偷懒。”
一个少年能如此也不错。
“大郎!”
韩氏叫了一声,这便是初步对二娘子有些好感的意思。
二娘子去了隔壁避着,赵岩出来了。
两个妇人相对一视,赵岩身材高大,眉间有书卷气,让她们颇为满意。
晚些赵岩进去。
那梁五娘突然说道:“这年头读书何用?考不上科举也是白费劲。考上了科举还得有人出手帮扶,你家……”
她笑了笑。
这个是事实。
普通百姓的子弟想上位,千难万难,读书反而成了败家之举。
那两个妇人也面露纠结之色。
苏荷冷哼一声,“我家却不难!”
梁五娘打个呵呵,“好大的口气,敢问你家是哪家?你家夫君是谁?”
卫无双淡淡的道:“贾家。”
梁五娘还在想,苏荷说道:“我家夫君乃是武阳侯。”
“贾平安?”
梁五娘霍然起身。
那两个妇人一怔,其中一人问道:“可是那个百骑的统领?”
卫无双颔首,“拙夫是赵岩的先生,今日我等来也是看看热闹,若是不成也无碍!”
那两个妇人的眼中露出了欢喜之色。
“赵都你怎地在外面?”
“咦!是武阳侯,你几时回来的?”
“刚从昭陵回来,怎地?里面在相看?那小娘子如何?赵岩可不能害羞,出来给她们看看。我的弟子,自然该昂首挺胸。”
呯的一声,门开了,吓了贾平安一跳。接着一个妇人就冲了出来,看了他一眼后,通红着脸跑了。
“这是……”
贾平安无语。
赵都也懵逼。
韩氏已经迎了出来,“武阳侯。”
“小娘子在何处?”
贾平安饶有兴致的进去,那两个妇人赶紧见礼。
卫无双和苏荷欢喜的行礼,“见过夫君。”
贾平安笑道:“我刚到家,见你们不在,一问才知道来了这里。转转也好,那小娘子……”
一个妇人喊道:“二娘子,孙二娘,快来。”
孙二娘?
人肉包子有没有?
孙二娘出来了,贾平安作为先生自然能掌掌眼。
一番问话后,贾平安觉得并无差池,就起身准备回去。
那两个妇人紧张的看着韩氏,先前她们还有些犹豫,觉得赵岩未来前途莫测,此刻却担心韩氏看不上孙二娘。
韩氏笑道:“此事还得等郎君回来和他商议。”
赵都就在外面蹲着,闻言进来。
他不去看孙二娘,只是问了贾平安,“武阳侯觉着如何?”
那孙二娘不禁瞥了这边一眼,有些紧张。
“还行。”
孙二娘看着不懦弱,能做事,基本技能点除去做饭之外都刷满了。
一个妇人捅了孙二娘一下,“赶紧行礼!”
孙二娘羞红了脸,上前福身,“多谢……多谢……多谢……”
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贾平安,窘迫的低下头。
这位的经历颇为传奇,从一个农家子摇身一变成了陛下的心腹,执掌百骑,威名赫赫。
贾平安回身看着赵都。
这事儿他没法做主。
赵都进去和韩氏商议了一番,出来说道:“若是无碍,就这样了吧。”
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贾平安随手摸了一块玉佩出来,孙二娘被吓到了,连连后退。
“这太贵重了。”
卫无双接过玉佩递给她,“这是给你的见面礼。”
那两个妇人在嘀咕,“赶紧接了,先生也能为弟子相看的。武阳侯给了你玉佩,你以后就是赵家人了,死也要死在他家。”
贾平安满头黑线。
两个婆娘跟在身边,轻声说着过年的事儿,一家三口慢悠悠的到了家。
“曹二!”
一进家苏荷就在叫嚷,“把夫君弄的八宝饭热一碗,我要吃。”
曹二出来,一脸为难的道:“大夫人说过不许给。”
“无双!”苏荷挽着卫无双的手臂,“我分你一半好不好?”
“不好!”
卫无双全程黑脸。
这个婆娘果然娶对了,能压制苏荷。
“夫君!”
苏荷想来个曲线救国。
“你吃的太多了,还有……”贾平安叹道:“我打不过她。”
苏荷仰头,悲伤逆流成河。
晚饭时,苏荷坐在那里不动。
怀孕后会有些莫名其妙的小脾气,贾平安劝了劝,没用。
“三花,去弄一碗八宝饭来。”
三花领命而去,晚些端着一碗八宝饭过来。
苏荷眼前一亮,“夫君你真好。”
八宝饭就放在中间,贾平安伸手盖住,抬头道:“约法三章,一九分。”
一九分,那么一点怎么行?
苏荷摇头,“夫君,五五分。”
呵!
贾平安没说话。
但那不屑的眼神告诉苏荷,你想多了。
“四六。”
“三七!”
苏荷仰头哽咽,“这个家我一日都待不下去了,无双,帮我收拾收拾,我要回娘家!”
她一脸悲愤,一边偷看着贾平安。
“打断腿!”
贾平安冷冷的道,然后用筷子在碗里开始划分……
糯糯甜甜的八宝饭,里面有肥肉丁,真的好吃。
筷子一动……这是二八分。
也还行呀!
“夫君真好。”
筷子一动,往苏荷那边歪着去了。
这是……
一点五对八点五了。
“武阳侯!”苏荷抬头,猛拍桌子!
“吃不吃?要不就没了。”贾平安就像是地主老财般的冷漠。
苏荷你要有骨气呀!
苏荷鼓着脸,在心中给自己打气。
贾平安把那大半八宝饭弄出来,顿时热气蒸腾,香味四溢。
太香了。
铁骨铮铮的娃娃脸一脸讨好,“我吃!”
……
今天依旧是双倍月票!求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