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氣都市异能 《別叫我歌神》-第1273章:下一場比賽,是什麼時候?

別叫我歌神
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
谷小白站在舞台上,微笑着对舞台下挥手。
“谢谢大家,我回来了。”
“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!”
谭伟奇转身看着身后,看着那不同年龄的人,一起陷入了癫狂,有些茫然,有些不解,也有些莫名的恐惧。
什么样的人,从上到七十岁的老人,下到十七岁的少年,一起狂呼的?
中间专业音乐人组成的顾问团坐区,完全不像是一群“顾问”,而像是一群迷妹迷弟,毫无矜持之感。
左边一群老头老太太也在大声欢呼,谭伟奇甚至看到一个头上只有三根毛的老教授,激动得挥舞着一面写着“白”字的黑色大旗,声音大得半场人都压不住。
等等,为啥“白”字上,还被人打了叉叉?这是个反对者?
右边则是中生代的教授们,一个个丢下了矜持,激动得满面红光,巴掌都拍红了。
后方则是无数的学生们,组成了恐怖的人浪。
托卡夫斯基坐在他的身边,道:“伊戈尔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让我来了。”
这个孩子,好强!
谷小白到底有多强?
当初谷小白还在东南亚巡演,演唱《乘风破浪三部曲》的时候,谭伟奇就已经真正感受过了。
这家伙的身体机能,强到不像是人类,而像是另一个物种。
甚至连国际声乐界中,谷小白的影响力都格外巨大。
谷小白那完全颠覆了现有声乐训练体系的“白式唱腔”,目前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了许多的拥趸。
说到“唱歌”,美声届才是走在前沿的,才是领先的,才是专业的。
一直以来,流行音乐的演唱,基本上都是对美声领域的拙劣模仿和适应性改造。
流行音乐界的许多理论和技术,源头都是美声唱法的流派。
但谷小白的出现,却完全颠覆了之前的许多理论,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流派。
可能谷小白自己都没意识到,自己在声乐领域的名声。
但是谭伟奇也是被他的老师称为“外星人”、“妖怪”的存在。
而不论是娱乐圈还是主流声音,都觉得他可能是唯一可以在身体机能上,和谷小白正面对抗的人。
身为一名科班出身的传统声乐家,谭伟奇对谷小白搞出来的那一套理论,是忌惮而不爽的。
传统的,经过了无数代人传承、打磨的那套声乐体系更强,还是谷小白这这一套另辟蹊径的声乐体系更强?
不比一比怎么知道!
所以,不但谭伟奇来了,柴院交响乐团也来了。
在这之前,谭伟奇从未校歌赛的舞台上,和谷小白硬碰硬。
而今天,则是两个人第一次正面对抗。
谭伟奇拿出了自己百分百的实力,势要和谷小白比个高低!
你不是擅长大场面吗?你不是满编大乐团吗?
我也有!
硬件配置都一样,接下来就该比歌手了吧!
令人意外的是,谷小白似乎压根就没意识到他的竞争,这家伙竟然背着一把琴就上台了。
整场演出之中,除了最后的那几句升KEY吟唱之外,他甚至都没怎么飙高音。
谭伟奇很想冲上去,掐着谷小白的脖子问一句,你怎么能不飙高音呢?
可他却又觉得无力。
因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,自己输了。
一把琴、一个人,就这么强!
为什么?!
一世仰望千年喜爱
对谭伟奇来说,音乐对他来说,就是唱歌。
他这辈子所钻研的所有事情,就是如何把一首歌唱到极致。
但是对谷小白来说,音乐是这世界上一切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,是所有声音的集合。
大或者小,强或者弱,都是音乐的一部分。
他不只是一个歌手,他还是一名笛手、键盘手、鼓手、钟鼓琴手、作曲家、词作人、编曲、DJ、舞者、舞美、录音师、混缩师、电声工程师、声学大咖、流体力学和动力学顶级专家……
由浅到深,他对音乐的理解,不论是广度还是高度,都和谭伟奇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。
他的现场,从来不只是演唱。
画面、情绪、意境、环境、舞台、情怀……
甚至故事。
他看似只有一把琴,一个人。
但他身边,却像是有千军万马。
“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啊……”托卡夫斯基两眼闪闪发亮,“伊戈尔,你让我来是对的!这不是你自己可以战胜的对手!”
“老师……”
谭伟奇虽然觉得老师说得对,但还是感觉很受伤。
老师您之前对我还是很有信心的,说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的天赋更好……
“伊戈尔,不要灰心!你对付的这不是一个人,他从还没上台开始,每一个动作都是计划好的。”托卡夫斯基道,“我们是最好的乐团和最好的歌手,但是他……他拥有最好的团队!”
托卡夫斯基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。
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,或许这就是一种统帅对统帅的心灵感应。
大乐团的指挥,就像是音乐世界的统帅,手下有无数的精兵强将,被他如臂使指地指挥使用着。
而现在,就像是双方约定好对垒中军,单挑一场。
他带着世界上最好的乐团之一前来,打算偷袭一波,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。
却没想到,对方果然单枪匹马来了。
可问题是,对方看似单枪匹马,旁边却飞着直升机,排着一溜儿的坦克大炮,连导弹都已经锁定了目标。
这可怎么打?
你问为什么对方只是摇了摇羽扇,说了两句话,自己就跪了。
难道真是对方的羽扇和那两句话有什么魔力?
当然不是。
谷小白在舞台上一边谢幕,一边拔下了连接在妖琴上的各种线路,又把话筒挪了回去。
然后他轻轻一踩支架,支架咔嚓咔嚓合了起来,立在舞台上。
谷小白帅气地拎起琴箱背在背上,向舞台下挥了挥手,然后也不走楼梯,直接到了舞台旁边,单手一撑,直接跳到舞台下去了。
他前排出场,接下来就可以好好欣赏比赛了。
下方,女生们的尖叫,几乎要刺破云霄。
谷小白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边坐下许久,欢呼声这才停歇下来。
没钱看小说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托卡夫斯基看看就坐在自己旁边不远处的谷小白,转身问谭伟奇:“伊戈尔,下一场比赛是什么时候?”
“哎?”谭伟奇一愣,老师不是要去巡演吗?
为什么感觉……
老师的熊熊斗志,已经燃烧起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