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禁區獵人討論-第八百二十一章 交個朋友閲讀

禁區獵人
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
巴迪亚王国幅员辽阔,几乎占据了天澜帝国的整个北方。
作为一个游牧起家的北方民族,巴迪亚拥有大西洲最好战的军队,当年所向睥睨,一度有问鼎大西洲的潜力。
只可惜天命并不在巴迪亚王室这边,五位圣人先后崛起,没有一位跟巴迪亚有关。
六十年前,巴迪亚王国与天澜王国在落日峡谷决战,修为大成的陈天罡一人守在峡谷出口,一拳“破碎虚空”重创巴迪亚最精锐的骑士团,大西洲东北的格局就此注定。
天澜王国升为帝国,而巴迪亚只能偏安一隅,成为天澜帝国的附庸王国。
今天的巴迪亚王国,直辖三十六个伯爵领,另有五个公国,土地面积占整个天澜帝国的四分之一。
林朔这支队伍此行的路线,就是要从巴迪亚王国直辖的这三十六个伯爵领斜穿过去,中途最重要的一站,就是巴迪亚城,王国的国都所在。
而巴迪亚城这个地方,同时也是天澜帝国的边陲重镇,隔壁不远就是明月帝国的泉城,两个城市隔河相对,这条大河就是天澜和明月的国境线。
有传言说,巴迪亚王国早就跟明月帝国暗通曲款,准备改旗易帜了。
当然这仅仅是传说,天澜帝国和巴迪亚王国都对此辟谣过,还为此杀了不少传谣之人。
这一趟行程,林朔是快马加鞭的。
因为他从后方得知,苏念秋那边应该已经完成了华夏对烈日帝国的国事访问,带领队伍离开了烈日帝国的国都,正在往西北方向赶路。
虽然赶路速度并不快,可整体进度是在林朔前头的。
为了不让林家大夫人久等,林朔自然得稍微快一些。
只不过这支队伍,不是纯粹的狩猎队。
传承猎人要这么赶路,那早习惯了,问题不大。
林朔这样带领的人,那行业多了去了。有猎人、有刺客、有演员、有贵族大小姐,还有宗教界人士。
清明雨上 苦素
连续三天紧赶慢赶,马车颠簸风餐露宿,有人吃不消了。
欧洲教廷的原红衣大主教,现任的条顿骑士团团长,骑士脑子牧师身子,唐珂德,病了。
要说唐珂德和庞威瑟两人,虽然脑子不那么清楚,其中唐珂德还特别爱逞能,可有庞威瑟劝着,整体还行。
人就怕互相比较,都是买卖的甲方,比起各种作妖赖账还威胁林朔的阿尔忒弥斯,他们让林朔省心多了。
一路上没怎么捣乱,老老实实跟着大部队。
之前唐珂德在登舰的时候,掉进海里去过,一是受惊二是着凉,其实落下病根了。
庞威瑟给他施展过牧师的手段,说是治好了,可庞威瑟这个牧师情况跟唐珂德这个骑士类似,银样镴枪头而已,一点用都没有。
这几天路程一赶,白天马车颠着晚上冷风一吹,唐珂德病倒了,连日高烧,眼睛肿得都睁不开了。
苗成云诊断了一下,从传统中医和现代医学两方面各给了一个说法。
按现代医学来说,这人是病毒入侵,眼皮子都肿了这是肝脏感染,非同小可,探险队之前带的那些抗生素没用。
要是没先进的诊疗仪器判断出这是什么性质的病毒,人就只能等死了。
按传统中医来说,这可以归类为风寒,药方子一开试试呗,能不能熬过去看他的造化。
庞威瑟哭得跟泪人似的,哀求林朔就近找个城镇给唐珂德抓药。
好歹是条人命,林朔肯定是要救的。
不过治病他不在行。而且大西洲的草药,跟华夏太不一样,只能说大致类似,但是命名和制作工艺都不相同,苗成云得亲自去药铺辨认,甚至还得去根据原材料制作。
于是大伙儿停在了在距离巴迪亚城还有三十多里的地方,这个小镇叫伏龙镇。
名字很大气,地方却很小,旁边都是农田,镇子也就三条街的规模。
众人在一家小客栈里落脚,苗成云带着庞威瑟忙着抓药去了,林朔在唐珂德身边照看了一会儿,就被魏行山和杨宝坤赶出来了。
说是这病可能会传染,林朔最近每天晚上又“过度操劳”,免疫力肯定下降,回头别感染了,搞得队伍群龙无首。
林朔哭笑不得,不过也只能服从安排,回到客栈房里找自己夫人,发现真假夫人都不在。
鼻子一闻,林朔就知道她们在哪儿了。
女人爱逛街,哪怕这儿只有三条街她们看样子都不想放过,结伴出去逛街了,离这儿不远。
林朔在屋里一看,发现钱袋子在,苏冬冬和阿尔忒弥斯都没带着。
他心想出去逛街哪有不花钱的,于是就带着钱袋子出门了,打算给夫人送过去。
人走到大街上,林朔也不着急,慢慢走着,东看看西看看,发现这地方其实还不错。
小虽然小一些,不过小镇有小镇的风情。
建筑布局肯定是不科学的,小巷弄堂七弯八绕。
不过这儿挑一红灯笼,那儿挂一串腊肉,青苔铺在石板上,门环上有铜绿。
人步入其中,就能感觉到生活气息很浓郁,挺有意思的。
顺着气味,林朔知道苏冬冬和阿尔忒弥斯就在隔壁街一家胭脂铺。
胭脂水粉的香味,都快把她们身上气味盖过去了。
而自己能闻到苏冬冬的气味,苏冬冬肯定也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了。
夫妻俩有这能耐,不用见面就知道对方在附近。
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股异香钻入林朔鼻子,林朔人一下子就站住了。
这是肉香,卤的。
豪华婚路:捡到呆萌小助理
猎门总魁首平时也没啥其他爱好,就好一口吃的。
吃对他来说分两种,一种是像狮鹫肉这样的,包括之前家里的烤牛肉,主要填肚子用,滋味能下咽就行,不那么讲究。
而他真正爱好,是另外一种,跟食量无关,那是小滋味,得细细品,比如就着绍兴花雕酒吃东海的海鲜。
现在这一鼻子肉香进来,林朔肚子里的馋虫就被勾出来了。
卤料配得相当好,而且有一些香料应该是这儿的特产,林朔之前没闻到过。
更稀奇的是肉本身的香味,这种肉的气味,有点像驴肉,可应该不是驴,好像更鲜美。
气味分辨到这儿,林朔也已经找到地方了。
就在这个巷子口,外面挂着一个木头招牌,上面写着“伏龙面馆”。
苏冬冬应该知道自己在这儿,也听得到自己腰间钱袋子咣当咣当的金币响,要花钱了自然会找过来。
于是林朔决定吃碗面再说。
受臣
走到近前,林朔发现店面不大,也就一间门脸,总共三张酱色的木桌子,坐不了几个人。
里面已经有人在吃面了,刚才林朔闻到的香味,就是从这人的碗里散出来的。
这会儿香味已经没有了,因为他正捧着碗喝面汤呢,原本面条上面盖着的肉,已经吃完了。
而这人面前的桌子上,摆着一个漆器餐盒,密封看样子还挺好,里面什么味儿林朔闻不到。
于是林朔就明白了,刚才那股子肉香,并不是店家卖得货,而是这人自带的,就在这个餐盒里面,吃面的时候拿出来加上去的。
店家本身卖得是素汤面,一把葱花三滴香油,压根就没肉。
猎门总魁首嘬了个牙花子,心想这事儿闹得,得了,那就不吃了,给媳妇送钱去。
林朔刚提步要走,里面吃面的人把碗放下了。
这是个方头大耳的中年男子,一对招风耳,耳垂都快耷拉到肩膀上了。
这是奇人异相,林朔于是就多看了一眼,当然只是用眼睛看,神念没探出去。
大西洲修行人很多,用神念探别人这就等同于窥视别人修为,不是要动手就没必要这么做,显得不礼貌。
林朔打量这男人的时候,男人也在看林朔。
双方对视一眼,这男人神情有些疑惑,问道:“你吃面吗?”
“本来想吃,现在不想了。”林朔说道。
“为什么?”男人指了指自己,“因为我在吗?”
“不是。”林朔摇了摇头,“打扰了,告辞。”
“哦,我明白了,你闻到肉香了。”男人笑道,“来来来,一起吃。”
说完这男人冲里面说道:“店家,再来碗面。”
一边说着,男人伸手打开了面前餐盒,那股子肉香顿时四散而出。
林朔原本有些不好意思,直接要走的,结果愣是是被这股香味给钉在原地了。
“别愣着了,进来吧。”男人笑道,“你是个识货的。”
林朔一阵失笑,迈步进了面馆,在这人对面坐下身来,问道:“兄台怎么称呼?”
“我叫王帝。”男人自我介绍道,“不是兄弟的弟,而是皇帝的帝。”
林朔嘴角抽了抽,点头赞道:“好名字。”
“兄弟你怎么称呼?”
“我叫林朔。”
两人互相介绍完毕,面也端上来了。
林朔先拿起筷子挑了挑自己的这碗面,防止面坨了,然后就等着这个叫王帝的人,把餐盒里的肉夹过来。
餐盒现在是打开的,就在林朔的鼻子底下,异香扑鼻。
不仅香,色泽也好,这是红卤,还封了香油,红中透亮。
餐盒里肉不少,还有大半盒,王帝拿起筷子夹起来其中薄薄的一片,小心翼翼地放进林朔碗里,说道:
“这肉是我老婆亲手做的,我每趟出来,她就给我做一份让我带着。说是我在外面吃着肉,别忘了家里人。”
林朔一听这话感慨良多,说道:“我老婆也经常做肉给我吃,手艺跟尊夫人有差距,不过心意是一样的。”
“嗯。”王帝点点头,伸手一引,说道,“请品尝。”
林朔看着碗里的肉,心想这才一片肉,这人够小气的。
不过这是白吃人家的,也没法褒贬什么,林朔于是提筷子把肉吃了。
搁在嘴里细嚼慢咽,这人老婆手艺确实好,这卤料学问大了,香味是一层层爆开来的。
肉本身也好,吃到后来香料味散去,肉本身的鲜味就起来了,越嚼越鲜。
林朔服气了,点点头:“人间美味。”
“都给你。”王帝把餐盒往林朔面前一推。
林朔怔了怔,然后手伸进钱袋子,拿出一枚金币来。
猎门总魁首,当然不能真白吃人家的。
对面男人摆了摆手,笑道:“林兄弟,钱你收回去。”
林朔眉头一皱:“那怎么好意思?”
“几片肉而已,就当交个朋友。”
这人说完这句话,身形就慢慢开始虚化,随后消失在林朔视线内。
……